<strike id="9lnxl"><i id="9lnxl"></i></strike>
<span id="9lnxl"><dl id="9lnxl"></dl></span><strike id="9lnxl"><dl id="9lnxl"><del id="9lnxl"></del></dl></strike>
<strike id="9lnxl"><video id="9lnxl"><ruby id="9lnxl"></ruby></video></strike>
<span id="9lnxl"></span>
<strike id="9lnxl"></strike><span id="9lnxl"><dl id="9lnxl"></dl></span>
<strike id="9lnxl"><noframes id="9lnxl"><ruby id="9lnxl"></ruby><th id="9lnxl"><dl id="9lnxl"><ruby id="9lnxl"></ruby></dl></th>
<strike id="9lnxl"></strike>
<span id="9lnxl"></span>
<span id="9lnxl"></span>
<span id="9lnxl"><video id="9lnxl"></video></span>
<strike id="9lnxl"><dl id="9lnxl"></dl></strike>
<strike id="9lnxl"><dl id="9lnxl"></dl></strike>
<strike id="9lnxl"></strike><strike id="9lnxl"></strike>

許鑫 衣春波:增強上海生物醫藥產業鏈韌性的五個對策

時間:2022-06-08瀏覽:10設置

  生物醫藥產業是上海三大先導產業之一,長期以來上海市堅持研發驅動、政策指引,生物醫藥產業始終保持國內領先地位,并朝著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生物醫藥創新高地和世界級生物醫藥產業集群發展。疫情沖擊下,上海生物醫藥產業研發生產不可避免受到一定程度影響。如何增強產業鏈韌性、保持和擴大領先優勢、加速高端化智能化國際化發展?這是目前階段的重要目標。課題組調研分析上海生物醫藥產業鏈發展現狀,從加大創新藥研發、提升轉化能力、扶持創新型醫藥企業、完善投融資體系、打造長三角生物醫藥高地五個方面提出生物醫藥產業鏈發展對策建議。


一、 上海生物醫藥產業鏈發展現狀


1、空間特色分布,錯位發展

  上海已形成了張江創新藥產業區、臨港新片區生命藍灣、東方美谷、灣區生物醫藥港、北上海生物醫藥產業園、上海國際醫學園區、徐匯楓林園區、青浦生命科學園等多個生物醫藥產業特色園區。各園區各具特色,錯位發展,其中張江創新醫藥產業區重點發展生物醫藥創新研發,目前已聚集了1400余家生物醫藥企業、100多個專業服務平臺,全球藥企前20強有18家在張江設立區域總部或研發中心、國內醫藥工業百強企業有近1/3選擇在張江設立研發中心,是國內生物醫藥創新高地。

2、生物醫藥產業鏈上游研發優勢領先全國

  上海生物醫藥技術研發聚焦全球前沿領域,在細胞免疫療法、基因測序、生物制劑、靶向藥物、疫苗及血制品、創新藥等領域領先全國,甚至在全球具有顯著優勢。此外,上海還集聚了一批全球頂尖的大型科研機構和企業研發中心,包括中科院系的蛋白質中心、上海藥物研究所等,復旦大學、同濟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一批國內知名高校,諾華、羅氏、輝瑞等全球頂尖藥企的研發中心,并形成了四大人才群體:海外高層次專家和科學家人才群體、創新型企業家群體、研發人才群體以及工程師和高級技能人才,研發中心和人才資源構成了上海生物醫藥研發核心競爭力,為整個上海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提供了創新支撐。

3、生物醫藥產業鏈中游持續發力

  上海堅持創新研發和高端制造并重,重點推動創新成果就地產業化,尤其注重高附加值產品與關鍵生產環節產業化。在生物制品、創新化學藥物、醫療器械等領域,聚焦抗體藥物、新型疫苗、腫瘤、心腦血管疾病以及數字醫學影像設備、微創介入與植入醫療器械等藥物和器械,集聚了天境生物、上海萊士、三生國健等上市公司,以及東富龍、聯影醫療等著名醫療器械企業。生物醫藥制造業的持續發力,涌現出了超大規模生物醫藥企業,如上海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復星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羅氏制藥有限公司3家企業規模超過百億元,跨國企業中的中美上海施貴寶制藥有限公司、上海西門子醫療器械有限公司、帝斯曼維生素(上海)有限公司、上海勃林格殷格翰藥業有限公司等是上海生物醫藥制造業增長的重要企業,為打造世界級生物醫藥產業集群提供了強大動能。

4、生物醫藥產業鏈下游特色發展

  生物醫藥流通領域,上海醫藥和國藥控股作為國內醫藥流通的龍頭企業,引領上海藥品流通行業邁入高質量發展新階段。2021年,上海醫藥作為國內第二大全國性醫藥流通企業實現營業收入2158.24億元,同比增長12.46%。上海生物醫藥產業在醫療服務、人工智能、醫療大數據等領域也實現了特色化發展,展現了一批新的生物醫藥新業態,如上海聯影醫療在醫學影像設備、放射治療產品、生命科學儀器等方面研發智能設備實現精準、智能治療,實現世界首例基于uCT-ART技術的在線自適應肺癌放射治療,還提供醫療數字化服務,聯影智慧醫療云平臺融合互聯網、云計算、人工智能、大數據分析等前沿技術,實現優質醫療資源云端協同共享、海量診療級大數據深度挖掘應用。此外,上海加快布局精準醫療領域,以推動生物醫藥技術成果轉化和應用。


二、上海生物醫藥產業鏈發展問題


  近年來,上海堅持創新驅動、重點突破,生物醫藥產業得到了迅速發展,但是仍然存在若干具體環節薄弱,影響生物醫藥產業鏈整體效能發揮。

1、上游研究成果轉化環節薄弱

  生物醫藥研究成果的轉化過程既包括了實驗室成果的科研轉化,也包括從實驗室走向工業化大生產的中試轉化,以及從產品走向商品的市場轉化。上??蒲性核邪l的生物醫藥成果由于院校醫藥生產企業的信息不對稱、缺乏中試放大條件、缺乏產業化機制、資金限制等原因使科研院所的眾多研發專利在申請后便束之高閣,沒有及時產業化,制約了上游科技成果與中游產業化的銜接。張江科技園雖然集聚了生物技術與現代醫藥產業領域的眾多企業,但是企業卻未能成為技術創新主體,大多以仿制藥生產為主,部分醫藥企業中試階段創新能力薄弱,也造成生物醫藥科技成果轉化環節薄弱。

2、全球產業競爭優勢不明顯

  發達國家生物醫藥新興產業都是依托基礎研究的突破性成果,目前上海醫藥研發重點正在從仿制藥轉向創新藥,原創性成果不足,仍然面臨轉型陣痛。張江工業園區已是中國生物醫藥企業高地的代表,但與美國加州的生物醫藥出口額比起來,依然缺乏國際競爭力。雖然上海在基因測序、液體活檢、藥物基因組學、靶向藥物研發、免疫治療研發等方面領先全國,甚至與國際并行,上海生物醫藥仍然還有技術空白。例如基因測序的原研能力不足,無大規模龍頭企業,測序儀自主研發處于空白,上游產業鏈的核心和關鍵被Illumina、Life Tech和羅氏為代表的歐美企業占領了絕大部分的市場份額。

3、本地成果外流嚴重

  跨國醫藥企業在上海建立新藥研發中心,與上海醫藥科研院所以及新藥研發外包機構在基礎性醫藥研究領域,尤其是先導化合物合成、篩選等領域開展大量的合作,成為上海原創性基礎醫藥研發成果的主要承接者,但也導致研發成果知識產權歸屬跨國醫藥企業。此外,由于上海要素資源成本高、產業政策偏向大型企業、中小企業風險承受能力差、缺乏產業承接機制,想要在本地實現新藥技術的產業化生產對于研發機構來說太難,導致江蘇、浙江等地民營企業成為上海實用性商品化成果的主要承接者,同時也是最大的受益者。

4、投融資體系仍需完善

  目前,各種風險投資在支持生物醫藥產品時,大部分集中在擴張期和成熟期,要求等到產品成熟、可以投放市場時,風險投資才會介入。而在轉化階段,風險投資基本不予支持。這樣風險投資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是商業投資,不能為處于轉化階段的生物技術產品提供融資功能,這使得很多生物醫藥研發成果走不出實驗室,延滯了產業化進程。由于缺乏與生物醫藥產業發展相配套的投融資機制,缺少將社會資本引入生物醫藥產業的渠道,導致一些新藥研發企業在研發后期或產品國際臨床研究難以籌集資金,實力雄厚的外資“乘虛而入”,造成大量高成熟度創新成果流失,或被大公司收購。


三、提升上海生物醫藥產業鏈發展的對策建議


  打造世界級生物醫藥產業集群,營造具有聚集效應的產業生態,上海需布局基礎研究到產業轉化的全創新鏈條,以促進生物醫藥產業創新升級。

1、加大創新藥研發,提升自主創新能力

  瞄準生物醫藥產業價值鏈最高端,重點發展技術空白領域,全面提升生物醫藥產業鏈上游自主研發能力,如創新藥品研發、疫情下的疫苗研發、基因測序技術等。以上海為銜接中心,鼓勵國內外企業和機構在上海設立研發中心,創新研發合作模式,構建全面覆蓋的全球性生物科學藥物創新研究網絡;增強科研資源與人才儲備,進行創新研發獎勵,發揮產學研創新資源集聚。增強創新研發人才支撐,加大對歸國創新人才的引進力度;設立生物醫藥研發專項基金,鼓勵具有自主知識產權、技術空白領域、關鍵核心技術的研發創新,提升自主創新能力。

2、提升科研成果轉化能力,推動重大成果產業化

  加強科研院校與企業研發中心的科研合作,成立聯合研究中心,通過產學研結合推動研究成果產業化。提升中試環節資金投入和設備條件,鼓勵科研院所進行后期成果轉化試驗。建立綠色審評審批程序,推動新技術新產品的臨床應用。建立研發共享服務平臺,利用上海創新資源及政策扶持,聯動上海相關領域的高校、研究機構、藥企等,做好科研成果與市場的充分對接。落實土地供給政策,提高土地使用效率,提升就地產業化承載能力。各產業園區聯動協同發展,對接張江醫藥研發項目,共同承接重大項目產業化。

3、重點扶持創新型企業發展壯大

  重點吸引創新型企業來滬,并配套研發、臨床、生產全流程產業政策。重點引進生物醫藥產業各領域內的龍頭企業和骨干企業來滬駐扎、設立總部,聚合能量共同產生效能,加速上海生物醫藥產業發展。鼓勵本土龍頭企業國際化發展,重點扶持一批有實力、有潛力的創新型生物醫藥企業發展壯大。鼓勵外資企業及其上下游企業來滬發展。營造創新創業生態環境,吸引國外團隊在滬創立生物醫藥公司,引入與國際接軌的專業設備、工藝、技術和標準。

4、完善生物醫藥投融資體系

  加強產業鏈條中游、下游階段的資源配置,強化對生物醫藥產業鏈的縱向投入,并通過相應的政策法規,合理配置有限資金,改變以往基礎研究投入過多的狀況,充分發揮有限資金的聚集效應。設立臨床和轉化專項資金,解決成果轉化和投入市場前的融資需求。進一步完善生物醫藥產業創業投融資體系,尤其是中小生物技術企業創業融資問題,避免創新成果被外資并購。創造良好的融資環境,加強資本市場運作,促進形成有效的資金鏈,以社會資本力量提升產業競爭力。

5、以上海為龍頭,攜手長三角建設世界級生物醫藥集群

  打破地域限制,以張江為中心,聯動金山、奉賢、臨港、江蘇、浙江,形成一極多點三省聯動發展格局,優化產業版圖,實行長三角產業協同發展、錯位發展。探索區域一體化制度創新,推動產業鏈深度融合。建立生物醫藥產業聯盟,在人才、資本、政策等方面探索協同合作機制。


閱讀原文


作者丨許鑫 衣春波(許鑫系金沙9001w以誠為本信息管理系教授、博士生導師;衣春波系金沙9001w以誠為本博士研究生。)

來源丨澎湃新聞

編輯丨肖啟玉


返回原圖
/

野兔AV